主页 > 案例 > 高考 >
高考
News
资讯

字号:

托尔斯泰-杜兰使团”二战时期的西藏之行

浏览次数: 日期: 2018-06-08 22:33

  辛亥革命以来,西藏与中央的关系一直不正常。二十世纪30年代初情况刚有好转,十三世却溘然圆寂。民国中央政府迁都重庆后,地理上距离拉萨更近了。时至40年代初,虽然抗战进入艰苦的相持阶段,但是中国的国际地位日渐提高。蒋介石是当时中华民国国防最高委员会委员长、盟军中缅印战区总司令,萌生了开辟中印公路,转运战争物资,并借筑路而推动解决藏事之心。然而西藏当局与中央的关系此时却降至低点。热振活佛被迫将摄政职权暂交达扎活佛后,拉萨上层中图谋分裂的亲英势力坐大,于1942年宣布成立“外交部”,在“西立”的路上越走越远。在这种形势下,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属下的西藏办事处与噶厦政府接洽美国总统特使入藏一事,竟被拒绝。

  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珍珠港,随即占领香港等地,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宣布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英国也被直接卷入在亚洲与日本的战争。美国随后开始给予中国大规模战争物资的支援。1942年5月第一次缅甸战役失败,滇缅公路被切断,中国失去了获取外援的重要陆上通道。中美两国因而共同开辟了“驼峰航线”,从印度空运美国援华的战争物资。但是“驼峰航线”的运力并不足以供应战争之需,仍然需要开辟陆地运输线。西藏的战略地位和重要性也就此突显。

  美国一直视西藏为中国的一部分,自此开始认真考虑在援助中国对日作战中西藏可能发挥的作用,并建议中国修筑中印公路,通过西藏转运战争物资。7月,刚刚成立的美国战略服务局(系战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身)主任多诺万少将(Major-General William J.Donovan)致函国务卿赫尔(Cordell Hull),请求同意他派托尔斯泰上尉(Captain Ilia Tolstoy)和杜兰中尉(Lieutenant Brook Dolan)两人作为罗斯福总统的特使,携总统致和西藏摄政的信函、礼品入藏,沿途进行考察。由于西藏是中国的领土,美方向中方提出要求,得到了蒋介石的批准。

  1943年6月抵达兰州后,他们这次西藏之行的情况才逐渐为外界所知。7月,美国驻华大使馆派驻兰州官员的报告称:当时正在兰州的谢伟思(John S.Service)得知,托尔斯泰和杜兰在拉萨时,“其态度非常亲近西藏,而对中国则多加批评。(认为)美国应该支持西藏面对中国。”国民政府获悉后当然不能继续保持沉默。外交部次长胡世泽在与美国大使馆官员的谈话中表示,他已获得如下报告:托尔斯泰曾告诉藏方,美国愿支持西藏维持“独立”于中国的愿望。因为美国在西藏问题上一向持十分正确的态度,中方对此表示非常惊异。胡世泽还说,他将获得更多资料,在适当时机转交美方。

  入藏之前,西藏当局弄不清楚,这两个美国人是不是重庆曾经提出要他们接待的同一批美国人。藏方担心在拒绝了国民政府之后,给英国人面子,让这两个美国人前来拉萨,会开罪重庆。后来又提出可以欢迎美国人来,但是他们不能带记者,结束访问后必须原路返回印度。托尔斯泰当时耍了个花招儿,闭口不提从拉萨前往中国内地的意图,待进藏之后,才提出进一步的要求。他们在拉萨频频向藏方示好,就是要让藏方回心转意,同意他们按原计划穿越藏北前往中国西北,以完成此次总统特使的任务。藏方因其是美国总统第一次派来拉萨的特使,自己将来或许还会有求于美国人,勉强同意。1943年3月19日,在逗留了3个月之后,托尔斯泰和杜兰一行带着和西藏摄政给罗斯福总统的复信和回礼,经由藏北那曲、青海玉树前往兰州。西藏当局派出人员一路护送他们至当时的汉藏边境。

  托尔斯泰和杜兰逗留拉萨期间,重庆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的主任孔庆宗几乎完全被撇在一旁,不能与闻美国人、英国人与西藏当局的交往和活动。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记录只是在得知他们准备从拉萨前往中国内地时,才为他们穿越汉藏边境一事与重庆联系,做出必要的安排。但是孔庆宗十分警觉,一直在想方设法打探消息。后据孔庆宗多方了解,托尔斯泰在拉萨曾向西藏当局提出“沿英人例,在拉萨领取官地,并修筑房舍”的要求,西藏当局则欲“以购美军火为交换条件”。1943年1月,国民政府外交部行文蒙藏委员会,请搜集美英两国供应藏方军火的证据,以便日后提出交涉。一直等到托尔斯泰和杜兰离开拉萨两个多月之后,孔庆宗才得知美国人在拉萨支持“西立”活动的种种言行,向蒙藏委员会报告。

  1942年12月12日,托尔斯泰和杜兰到达拉萨,很快见到了时年仅7岁的十四世,面交了罗斯福总统的信函和礼品。随后他们走访哲蚌、色拉等大寺,布施僧人,结交噶厦的僧俗权贵,还在拉萨度过了当年的圣诞节。了解到西藏当局谋求“独立”的愿望后,托尔斯泰讨好藏方,表示同情和支持,还提出日后向藏方提供美国的电台,并答应帮助制造一部藏文打字机。1943年2月初的一天,托尔斯泰主动告诉噶厦“外交部”的官员,他已经向自己的政府建议,战后由主权国家参加的和平会议接纳西藏派代表出席。当时在场的卢德洛也表示,假如西藏当局有此意向,自己愿意尽力。西藏当局很快表示兴趣,询问和平会议几时召开,西藏应该向谁提出申请,等等。但是,这一建议完全出自托尔斯泰个人,后来一直没有得到上司的任何答复。托尔斯泰十分尴尬,为自己多事而懊悔不已。卢德洛则由于擅自赞同托尔斯泰的建议,事后受到英印政府的严厉训斥,并且在送走美国访客后很快即被免职,奉召返印。

  美国当时与拉萨没有直接的官方联系,只好转而求助英国。自20世纪初起,英属印度政府就控制了印藏之间经由锡金进藏的交通线。由于康藏青藏路途偏远,匪患频仍,不通公路,即便中国政府官员进藏,有时也不得不绕道印度和锡金。英属印度政府一直把西藏视为自己的禁脔,不仅极力阻止中国政府与西藏当局恢复正常关系,而且不愿外人随便进藏。但是因为战时中美英是盟国,而印度又面临日军入侵的威胁,英国人这时改变了态度,乐得帮助美国人进藏。

  1942年7月中旬,托尔斯泰和杜兰以总统特使身份从美国动身。到达印度首都新德里后,见到了时任蒋介石的参谋长、中缅印战区美军总司令的约瑟夫史迪威(Joseph Stilwell)将军,并在印度等候英印政府与拉萨联系入藏事宜。英国在拉萨从来没有过正式的外交机构,更没有什么“公使”、“领事”之类的外交官。本来,1904年英国第二次侵藏战争之后订立的中英之间关于西藏的条约规定,英国人仅可在江孜设置商务机构,不得常驻拉萨。1935年英属印度政府派员入藏参加十三世的致祭活动后,却留下了一个“英国驻拉萨使团”(The British Mission, Lhasa),以抗衡黄慕松留下的国民政府驻藏机构(1940年4月1日正式成立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这个“使团”此后便演变成了英印政府驻拉萨的实际上(而非名义上)的常设机构,在建制上隶属于英属印度政府驻锡金政治官。1942年托尔斯泰和杜兰二人入藏时,恰值巴兹尔古德(Sir Basil Gould)出任锡金政治官,他手下的弗兰克卢德洛(Frank Ludlow)出任“英国驻拉萨使团”负责人。正是他们居间联系西藏当局,具体安排了美国总统特使的入藏事宜。托尔斯泰-杜兰使团”二战时期的西藏之行